【環球軍事報道 記者 邱永崢】“雖然目前還沒有證據表明中國境內的販毒集團與暴恐勢力有直接的聯繫,但中國的禁毒必然會對國際反恐和全球禁毒同時做出貢獻”,英國安全專家拉法諾·潘圖西如此向《環球時報》記者評價中國的“百城禁毒會戰”。
  “我們已經有確鑿證據證明,非洲幾內亞比紹和馬裡的毒品,比如說海洛因流到歐洲,換到的大筆錢又迴流到非洲的伊斯蘭極端組織手裡,然後又變成目標瞄準倫敦的炸彈,或者成為這些組織向‘伊斯蘭國’效忠的活動經費”,潘圖西告訴《環球時報》記者,“在這一過程中,極端恐怖分子與販毒集團高度合流:極端恐怖勢力的武裝人員為販毒集團提供毒品運輸全程的安全護衛,保證每年近48噸價值18億美元的海洛因安全輸入歐洲,而販毒集團又將數千萬至上億美元的保護費付給極端恐怖組織,這些恐怖勢力用毒資購買裝甲車、地對空導彈和AK-47衝鋒槍,同時有部分毒資成為全球暴恐襲擊的陰謀資金。”
  “在以美國為首的30多個國家共同對‘伊斯蘭國’的最大財源——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石油設施實施打擊,海灣多國公開宣佈對‘伊斯蘭國’作戰之後,毒資將成為‘伊斯蘭國’越來越重要的財源。”阿富汗綠色運動組織的官員穆罕默德-哈裡裡告訴《環球時報》記者:“阿富汗的鴉片占全球鴉片產量的90%,所以,‘伊斯蘭國’毫無例外地將其眼光投向金新月的毒品。據我們所掌握的情報,‘伊斯蘭國’已經向巴基斯坦南部地區派出了所謂的‘官方代表團’,對那裡的極端組織進行實地考察,磋商接納其加入‘伊斯蘭國’組織的可行性,而阿富汗的塔利班雖然現在還沒有向‘伊斯蘭國’表示支持,但阿巴邊界地區的巴基斯坦塔利班已經多次公開表示投身‘伊斯蘭國’。而‘伊斯蘭國’希望能從巴塔和其他南亞次大陸的恐怖組織那裡獲得資金,這些組織的最重要資金來源就是毒品買賣。”
  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下屬恐怖預防部門負責人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說:“在各國對待‘伊斯蘭國’等極端組織的立場越來越一致後,與國際販毒集團合流成為這些組織拓展財源的必然渠道。當年的阿富汗塔利班也是如此。”
  《環球時報》記者曾經深入阿富汗鴉片重災區採訪。巴達赫尚省警察廳長親口告訴記者,阿富汗塔利班曾經嚴禁一切毒品,但在其政權被推翻,所有財源中斷之後,鴉片種植與生產成了其最重要的經費來源:“在一些塔利班控制地區,鴉片、海洛因成了塔利班的硬通貨,其實用性甚至超過美元。”對此,聯合國毒品與犯罪問題辦公室執行主任費多托夫坦言:“阿富汗的鴉片種植區恰恰是恐怖勢力最強大、社會最不穩定、安全狀況最可怕的地方。在這些地方,恐怖組織和販毒集團甚至合二為一。這些人春天的時候發小額貸款和毒品種子給當地的農村,深夏季節開始收購,然後再通過南線的阿巴邊界-巴基斯坦南部-美歐,或者北線經阿富汗北部-中國新疆或者中亞-  (原標題:伊斯蘭國看上阿富汗鴉片 暴恐合流或經新疆販賣)
創作者介紹

iMac lomo

gy29gynd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