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案件,市委領導要求無罪也要弄成起訴。8年前檢察官從了,當事人被判了緩刑,8年中檢察官孟憲君一直被良心折磨著。8年後,他選擇了到最高檢去自我舉報,“我辦了錯案了。”11月20日,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再審了這起8年前的案件,安徽省淮北市退休檢察官孟憲君,曾是這起案件一審、二審時的公訴人,正是他的這一舉動,推動了該案時隔8年的再審。
  當事人獲罪檢察官認為明顯無罪
  2005年,身為安徽省淮北市相山區檢察院檢察官的孟憲君擔任了一起經濟案件的公訴人。在孟憲君看來,這個案件是一起明顯無罪的案件,但就在一審作出無罪判決後,檢察院卻受到上級領導的壓力,要求對該案進行抗訴,並最終在該案二審時改判了當事人高尚有罪,判其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然而,這個案子卻一直讓孟憲君良心不安,也成為了他從事檢察工作28年中的一個污點。
  與此同時,在二審結束後,因不服判決,這起案件的被告人高尚,卻走上了漫長的申訴道路。先後向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申訴,要求案件再審,但是這些申訴都被駁回了,這條路,高尚一走就是7年。
  舉報自己最終推動案件再審
  高尚所面臨的這些困難被孟憲君瞭解後,孟憲君決定用舉報自己的方式來推動案件的再審。2013年11月1日,退休多年的孟憲君帶著一大摞材料來到北京,向最高人民檢察院舉報了自己。
  自我檢舉之後,孟憲君遇到了很多麻煩,他不僅受到了很多質疑、規勸以及相關調查,市檢察院也查他,包括他的銀行賬戶,他辦過的案件。
  8年一路走來,當事人高尚是一直在申訴,從來沒有停下這樣一個腳步,哪怕僅僅是判三緩五,很多人可能覺得判得不重啊,你幾乎等於沒事,但他堅決一直申訴。檢察官舉報自己,這屬於一種非常規手段,最後終於迎來了案件再審,孟憲君覺得這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付出的司法成本太大了,是不合理的。
  □案情
  檢察生涯的最大污點
  領導要求無罪起訴
  1
  2005年,當時已經退居二線的孟憲君,被領導指定為高尚案的公訴人。在翻閱卷宗並數次提審高尚後,孟憲君認為高尚是無罪的。孟憲君將自己的意見在淮北市相山區檢察院檢委會上做了彙報,並獲得了一致認可。
  孟憲君說:“當時我們院參加會的檢委會委員,包括檢察長、副檢察長,9個人都同意我的意見,檢委會的一致意見認為無罪,同意不起訴。”
  當意見報到市檢察院,起初該院也同意區檢察院的無罪意見。後來,事情卻發生了改變,上級要求無罪也要起訴。
  孟憲君說:“當時我就找到檢察長,我說案件無罪怎麼能起訴,你起訴判無罪我要承擔責任的。”“市裡邊領導說了,市委分管政法的副書記,說無罪也得起訴,說你別問了,起訴吧。”
  2
  一審無罪二審有罪
  孟憲君最終在起訴書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讓孟憲君感到滿意的是,2006年9月,相山區人民法院一審作出了無罪判決。但他沒有料到的是,一審判決之後的第9天,自己就接到了寫抗訴書的要求。二審中,淮北市中級人民法院撤銷了一審的無罪判決,改判高尚有期徒刑3年,緩刑5年。判決顯示,檢察院指控高尚挪用資金86萬元,二審法院卻認定挪用了360萬元。
  無罪怎麼起訴,只能抄公安局的起訴意見,成為領導的傀儡,自己臨退休時“被迫”將這起“明顯無罪”的案件辦成有罪,在孟憲君看來,這是他從事檢察工作28年中最大的污點。
  □連線
  檢察官孟憲君:接觸我的人幾乎都支持我
  1
  為什麼自我舉報
  主持人:為什麼要自我舉報,您的回答很簡單,因為這是一個錯案,您覺得主要錯在了哪兒?
  孟憲君:案件的二審判決,一個使用法律不當,另外事實認定、證據認定也有錯誤,這是一個錯誤判決。
  主持人:如果沒退休的話會自我舉報嗎?
  孟憲君:我是2009年退休的,2013年我聽說他申訴被最高法駁回,這才決定到最高檢去反映我辦案的意見,希望最高檢能夠發揮最高法律監督機關的作用,對法院的錯誤判決進行干預。
  2
  有沒有想過後果
  主持人:您去自我舉報的時候一定也仔細琢磨過後果,您都想到過哪些有可能出現的後果呢?
  孟憲君:我想最多的還是說能把這個案件及早地平反,其他的沒多想。
  主持人:現在再審,但是結果還沒出來,要是判有罪,您會繼續有一些行動嗎?
  孟憲君:那當然了,那是很自然的。
  主持人:有報道說,您在自我舉報之後,您以前辦過的所有的案子都被人家給調出來查了,你和你兒子的銀行賬戶也被調查。是否可以理解成就像報道所說,您感受到某種報複或者是威脅?恐懼嗎?
  孟憲君:感到很傷感,對我太不公正了。
  不恐懼,我覺得我沒辦過什麼錯事,沒辦過什麼壞事,這樣對待我是不公正的。
  3
  有否想過對抗領導
  主持人:當初與領導的要求出現衝突,想沒想過去對抗,能扛得住嗎?
  孟憲君:想,對抗是肯定想,但是因為我的直接領導是我們院的檢察長,檢察長這樣子說了,他都付出了,市檢察院的領導、就我們上級檢察院也不對抗,我也感到很無奈。而且時間也不多了,你去找市檢察院彙報也沒用,他同意過起訴,你再找他也沒用,另外也沒有時間找,所以只好起訴。
  主持人:是否存在著當時堅決不簽字的這種可能?
  孟憲君:這個不允許,你不簽字,就是你不辦,其他人辦,我覺得還不如我辦呢,其他人辦案也一樣,一樣的效果,也得照抄起訴卷宗。
  主持人:您是否準確地知道這個領導是誰?
  孟憲君:當時我們院里領導就說是我們市委分管政法工作的副書記,具體是誰,像我們這類最基層的辦案人員接觸不到市委領導,也不熟悉。
  4
  接觸的人都支持我
  主持人:您的家人是怎麼看待您的這個舉動的?
  孟憲君:家人那邊,一開始我沒跟他們說,後來小孩從網上發現這個事,問我,我說我得罪市領導了,他們也擔心,勸我晚上少出去,別遭黑手、黑磚襲擊。
  主持人:現在自己的心裡頭不緊張吧,是覺得支持您的人多吧?
  孟憲君:應該說我接觸的人,幾乎都支持我,不支持我的話很少,真的。
  主持人:對全國的同行,您特別想對他們說點什麼?
  孟憲君:應該響應十八屆四中全會的號召,加倍努力,推進司法發展的健全。我們是法律工作者,法律工作者本身應該以身作則,切實做好自己的分內工作。
  當事人高尚:希望那個領導能夠收手
  主持人:你的案件,假如你認為是一個錯案的話,老孟8年前是主要的檢察官,今天為什麼坐在了一起?
  高尚:一開始我是不相信孟科長的。但是在審查過程當中,我一看孟科長和其他的辦案人員不一樣,特別是對公安局的辦案人員不一樣,非常嚴肅認真,依法辦事,所以我又相信他了。
  起訴書送到我手裡面的時候,我覺得孟科長是一個軟骨頭,在我面前表現得非常正直,但是還是頂不住領導的壓力。一審開庭的時候,他當庭痛罵強逼檢察院起訴的領導,當他說出“無罪也要起訴”的時候,說出領導意見的時候,我又對他非常尊敬了。
  我們一路走來,我自己就是一個正直的人,所以我也喜歡正直的檢察官,當他願意幫助我時,我樂意接受。
  主持人:好多人肯定也跟你說過,你這最後的結果是判三緩五,這個不是很嚴重,為什麼還要等於給自己加了一個“刑期”,這8年走過來多不容易啊,為什麼一定要堅持走下來?
  高尚:我不願意擔著一個無辜的罪名,這是對我人格尊嚴的踐踏。
  我知道背後干涉的領導是誰,但是可能跟孟科長說的那個人不是一個人,現在是淮北市的一個領導。我希望那個領導能夠收手。現在領導干涉案件的人太多了,他能收手有一個好的示範作用,追究反而不是好事。
  據央視《新聞1+1》  (原標題:檢察官:舉報後被查賬戶不恐懼)
創作者介紹

iMac lomo

gy29gynds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